咨询热线:

401-234-5678

bob综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bob综合

简谈俄乌战争的单兵重火器对我军的启示

日期:2022-08-30类型:bob综合
bob综合

  简谈俄乌战争的单兵重火器对我军的启示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向乌克兰提供了大量的单兵重火器,主要有单兵便携式反坦克、防空导弹、火箭筒及无后坐力炮等。

  许多人以为这是西方国家在敷衍乌克兰,认为这些“小玩意”只能弄点偷袭、搞点伏击,玩点游击战而已,起不了太大作用。其实西方国家“抢点”很准,对于没有见过多少高科技武器装备的乌克兰军队,这些轻小武器非常容易上手,而且战术灵活,反应迅速,很容易形成战果,对鼓舞乌克兰军民抵抗信心,打击俄军士气,消耗俄军战斗力,拖延战争进程,粉碎俄军速战速决的战略意图,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尽管这些武器决定不了俄乌战争的*后结局,但在战场上对俄军带来的严重伤害是绝对不能小觑的,同样值得我军汲取教训,未雨绸缪。

  ▲目前,美国已向乌克兰交付了5000多套“标枪”反坦克导弹、7000多套火箭筒及无后坐力炮等其他反装甲单兵火器,总数超过了12000套

  台湾陆军同样装备了种类繁多、规模庞大、数量惊人的单兵重火力装备。2019底,台军斥资3.8亿美元,向美国采购了1000多枚BGM-71F型“陶”-2B单兵反坦克导弹。去年初,台军又斥资1亿1171万美元,向美采购了400枚FGM-148型“标枪”单兵反坦克导弹及42套发射器,将于今年一次全数运交台湾。台防务部门编列的2022年度预算,计划采购2060挺班用机枪和87门120毫米迫击炮,“用以强化反登陆、反空(机)降、纵深地区、连续反击等作战任务能力”。

  目前,台陆军拥有大量的美制FIM-92A“毒刺”、法制“西北风”MISTRAL及自制“天剑”便携式防空导弹,是全世界公认的防空导弹密度*高的地区之一。这些单兵防空导弹,携行方便,隐蔽性强,目标特征弱,比车载“复仇者”近程防空导弹及“爱国者-2/3”、“天弓-1/2”等大型中、远程防空导弹更难追踪锁定,对我低空、超低空突防的各类战机威胁极大。

  另外,台军还有数量庞大的60/81/120毫米迫击炮、106毫米无坐力炮、20毫米机关炮、40毫米榴弹发射器、66/84/112毫米单兵火箭筒及轻重机枪等。这些小型重火器,体积小,重量轻,完全适合单兵或小组携行,如果由小型军用越野车或家用轿车、皮卡甚至非机动车等载运,依托台湾地区发达的交通优势,战场适应能力非常强,能够在全岛海岸滩头、丘陵地、山地、居民地、城市等多种环境中作战,隐蔽性很高,机动转移迅速,战斗转换灵活。是台军妄图“毁敌于滩头,歼敌于阵内”的抗登陆作战和“杀伤于空中,歼敌于未稳,围歼于当地”的反空、机降作战的*可靠火力,也是台军打城镇战、山地战,负隅顽抗,坚守待援的*后本钱。

  高原山地作战,武装直升机面临的战场环境更为恶劣,印度陆军拥有大量的俄制“针”式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2018年印度陆军耗资15亿美元,向俄罗斯定购了5175枚新型“针-S”,已于去年在其国内按许可证授权开始生产。高原山地海拔高通常都在4000米以上,而我军能上高原的直升机*大飞行高度均不足7000米,实际离地飞行高度均不足3000米,在实施空中突袭行动时,往往沿着山谷低空、超低空飞行,无法实现“高飞远打”,完全处在印军轻型防空火力的有效射高内。

  印军现有主力反坦克导弹主要是过时的第2代米兰-2T和“竞赛”Konkurs反坦克导弹,印度陆军多次要求补充6.8万枚先进反坦克导弹,和850具配套发射器,如果全部实现,印军拥有的反坦克导弹总数将超过10万枚。2019年印度国防部确定采购一定量的以色列“长钉”反坦克导弹作为过渡,并开始大量生产自制的NAG“纳格”(毒蛇)改进型反坦克导弹,该导弹陆射型*大射程4千米左右,空射型*大射程达10千米。

  一是加大防区外精确制导弹药使用量。开战初期,俄军弹药使用*大的问题就是两个极端,大量使用了高端的“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口径”巡航导弹和“匕首”高超声速导弹,攻击诸如弹药、油料库,甚至还有雇佣军训练基地等一般性目标,造成了极大浪费。而空军作战飞机及武装直升机却大量使用几十年前的“瞎弹”(非制导航空炸弹、火箭弹等弹药),不得不低空、超低空突防,临空轰炸,给乌军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提供了绝佳的攻击机会,教训非常深刻。我国军工研制了多种防区外精确制导弹药,如“雷石”、“飞腾”、“雷霆”、“天雷”系列等,虽然与普通非制导航空炸弹和火箭弹相比,价格有点昂贵,但比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及高超声速导弹却便宜得多,可有效提高作战效费比,并能减少战场附带损伤。

  二是采用“高飞远打”安全突防方式。我空军在未来统一之战或边境反击战中,夺取中、高空制空权应该没有任何悬念,但谁也不能保证低空、超低空制空权就一定毫无遗漏地操之在我。台军和印军同样拥有大量的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比乌克兰军队要多得多。担负攻击地面目标任务的我军战机,包括武装直升机和无人机,应坚决杜绝“低飞近打”方式,中高空突防,防区外攻击,至少要避开敌方中程防空导弹的有效射程,只要突防高度超过4000米,即可有效避免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的火力威胁,不会出现俄军苏-30、苏-34、卡-52和米-28N等悲惨场景。

  三是加强空中掩护和电子对抗力度。对行军梯队及思想上容易麻痹的后方保障基地,必须安排一定数量的武装直升机或察打一体无人机担负空中伴随巡逻任务,并适当部署电子对抗部(分)队,建立绵密的电磁安全防护网,重点干扰敌方无线电通信、卫星定位信号及数据传输链路。依据敌方游击、特种作战实际情况,还应适当采取红外、激光干扰措施,有效抑制敌方手中大量的红外、激光制导单兵导弹系统的作战效能。俄军在开战初期由于筹划准备不足在这方面就吃了不少亏,后来俄军行军车队都增派了卡-52武装直升机及加装电子对抗系统的“海鹰”-10无人侦察机担任空中护航任务,基本杜绝了遭乌军偷袭的惨剧。3月13日,乌军1架TB-2无人机,在东乌地区被当地民兵武装用俄制电子对抗系统成功干扰坠毁,足以说明在反小股偷袭作战中电子对抗的重要性。

  四是精心组织压制火力与突击火力的密切协同。炮兵压制火力从炮火准备到纵深掩护,应始终重视盯防敌单兵重火器的配置动向,在坦克、战车发起冲击时,加大地面激光、红外等光电系统侦察力度,在重装突击力量进攻轴线千米范围内,重点加大无人侦察机空中巡防密度,一旦发现目标,实时引导迫击炮、榴弹炮、火箭炮等压制火力,发确制导炮弹定点清除。坦克、装甲战车*好自身携带小型多旋翼无人侦察机或巡飞弹,在突击梯队前方远于敌反坦克导弹攻击距离上,引导突击梯队冲击行动,及时为坦克、战车指示目标,充分发挥巡飞弹长时间滞空侦察与自杀式打击优势,发现即摧毁,并与炮兵侦察系统联网作业,相互通报战场信息,曲射压制火力与直射突击火力密切配合,互为补充,*大限度地压缩敌方单兵重火器的使用空间,即使敌方侥幸获得首射机会,也要坚决剥夺敌方二次发射的权利。

  五是形成完善的察打一体无人机规模体系。我国军用无人机技术非常发达,在全世界也是一流水平,无论是常规固定翼机型,还是垂直起降旋翼机型,在种类、性能、规模上,已经形成了非常完善的远中近、高中低、战略战役战术全覆盖的无人机作战体系。比如我空军“攻击”-2大型固定翼无人机、“攻击”-11隐身攻击无人机等,陆军已经装备或即将装备的“金雕”-500A(CR-500A)旋翼无人机、“飞龙”-1大型固定翼无人机等,还有我国军工行业大量出口的,并在世界上拥有盛名的“翼龙”-1/2、“彩虹”-4/5等。

  察打一体无人机是单兵重火器的天敌,居高临下,发现即摧毁。俄罗斯有“猎户座”、“前哨”-R两款中小型常规固定翼察打一体无人机,但技术性能低,种类单一,列装部队晚,仅仅一年左右,数量极其有限。*先进的中型“猎户座”综合作战效能,仅与美军MQ-1“捕食者”和我军“攻击”-1型处于同一层级。“前哨”-R更是不值一提,还不如我国早已淘汰的出口型“彩虹”-3,对地打击能力比乌克兰购自土耳其的TB-2还弱。要命的是这两款无人机的一些重要系统和零部件依赖西方进口,在被西方严厉制裁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增产的希望。

  假如俄军能够拥有一款如我国民企研制的“河豚”-A3小型战术无人直升机,对付乌军通常在暴露阵地发射的单兵反坦克导弹、防空导弹、无后坐力炮及火箭筒等完全不在话下,战场形势定会大为改观。

  “河豚”-A3被誉为“空中迫击炮”,非常适合营以下分队使用,2019年首次装备西藏军区。该机长度只有2米左右,*大载重15千克,巡航速度120千米/时,续航时间90分钟,任务半径30千米。可在50千米内清晰传输侦察画面,具有出色的抗干扰性能,以其低雷达、低红外、低视觉、低高度特点,突防能力非常强。能够一次挂载8枚60毫米迫击炮弹凌空投掷,打击非常精准。也可挂载轻机枪、40火箭弹和LG-6榴弹发射器,火力选择非常灵活。

  该无人机没有任何复杂昂贵部件,也不需要特别高精尖的雷达、光电观瞄系统,不但本身制造成本低廉,而且使用成本更加低廉,单价几美元至几百美元的机枪弹、枪榴弹及小口径迫击炮弹,相比乌军几万至十几万美元的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不知便宜了多少倍,甚至在经济上可以反过来拖垮乌军。其前代产品“河豚”-A2已出口阿联酋、沙特、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并收获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河豚”-A2基础上改进的“河豚”-A3,综合作战性能更加优秀,目前已出口到了阿联酋和印尼两个国家。

  如果俄军拥有高隐身能力的如我军“攻击”-11或拥有一定隐身能力的如伊朗“见证者”-191察打一体无人机,那乌军将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